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蛇畫蛇添足(下)

作者:九城君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在人都走了以后,徐長青從橫梁上落下來,走到了之前那個窺探者收集毛發的地方,找了找,也發現了幾根沒有被收走的毛發。他隨手施了個法術,將令到這幾根毛發中蘊藏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隨著毛發化成灰燼,徐長青也通過那一閃而過的力量氣息確認了這幾根毛發應該都是屬于之前云中七杰成員中的一員。

    之前,那兩個進入這個房間查找物品的人徐長青都不認識,只不過從他們身上獨特的力量氣息,徐長青卻能推斷出那兩個人分別歸屬于哪一方的勢力。

    第一個進來的那個高大巨人很顯然應該是雍州地下組織的人,因為在這名巨人身上徐長青感受到了一絲修煉形意鍛體之法所產生的特有氣血之力,而且這股氣血之力也表明他所學的形意三式是完整的,不像牧城那些修行同類法門的人一樣只有一式,所以徐長青也猜測此人在那個地下反抗組織里面的地位應該不低。

    至于另外一人則應該是荒士靈境的人,也就是那個墨姓之人的手下,雖然他身上的力量氣息和此界之人并無區別,但在他身上徐長青卻發現了不止一件經過改動的墨家護身法寶,由此不難猜測,這人和那墨姓之人的關系肯定非常親密,否則對方也不可能耗費力量和材料,替他制作護身法器。

    這兩人的出現完全在徐長青的預料之中,唯一出乎預料的就是他沒有想到對方會出現得這么快,伯紀才剛剛站在臺前來,就有人迫不及待的冒出頭來。由此可見這兩股勢力似乎都非常關注那幾名云中七杰成員在尋找的東西,而且也證明了反抗禮天宮的地下組織和背后可能站著古神會的荒士秘境不是同伴。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雍州的世家在這件事里面扮演什么角色,或者說雍州府城的世家到底有什么打算。

    作為雍州府城的地頭蛇,雍州府城的大小世家絕對不可能對正在發生的這件大事一無所知,可從昨晚在會所內窺探到的各種情報來看,雍州府城的世家似乎并沒有將這當回事,他們似乎更關心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誰又在荒原中找到了什么上古遺跡,誰又和那個世家聯姻,讓影響力得到了擴張等等。

    這種反常的現象讓人有種雍州府城的大小世家已經沒落的錯覺,他們面對危及時的反應太過遲鈍,甚至可以說根本沒有反應。

    然而,徐長青卻不這么想,至少在昨日遇到那些世家子弟之前不這么想,想想那個墨姓之人掌控著荒士靈境,手中有財也有人,背后更是可能站在古神會這樣擁有神秘力量的存在,可以說在雍州這個龜背天地之中算是站在最頂端的存在。可是,即便他這樣的存在,在算計雍州府城的世家,試圖將異界神靈的影響力潛移默化的滲透到世家之中時,也不敢將手腳放開,可見雍州府城世家所擁有的真正力量決不像它表面看上去的那樣簡單。

    徐長青在屋內稍微想了想,便原路返回了自己所在的房舍。在回到房間后,他發現屋子里的擺設和剛才他離開時相比略有差異,并且在周圍的空氣中也殘留了一絲非微弱的**氣味。這種情況讓他不由得想到自己剛才去別人的房間尋找線索時,別人也跑到他這里尋找伯紀殘留的線索。

    不過,這人比較倒霉,徐長青和伯紀翻看過的書籍都和這次云中七杰成員想要找的東西沒有任何關系,即便他費盡心機找出這些書籍來,也不可能從中得到任何線索。

    只是,做這件事的人也有一點值得夸贊,因為他做事非常仔細,不單單他找到了伯紀以前翻閱的書籍,就連徐長青隨意翻過的書籍都沒有放過,而且所有為尋找線索而觸動過的物品他都重新還原過。只可惜他遇到了徐長青這樣一個對細節掌控非常嚴密的人,否則的話,一般人很難看出那些雜亂的物品曾經被人翻弄過。

    這人在離開時,通過某種方法將身上的氣息掩蓋了起來,徐長青也無法追蹤他的下落,只能將屋子里殘留下來的那股**氣味的特征記住,看以后是否有機會再與他,這樣的話就能夠確認他屬于哪一方勢力了。

    徐長青并沒有急著離開,依然像個清閑的人一樣坐在了桌前,拿著一本沒有看過的書籍翻看起來。雖然伯紀已經隨云中七杰的成員離開,而且徐長青之后很可能會長時間的在外走動,但他依然需要一個合適的落腳地以及一個留在府城內的理由,所以他并沒有退房的打算。

    之后,徐長青獨自一人在房間內看書,直到夜晚重新來臨,也沒有離開,在這中間只有負責這片房舍各類雜物的仆從曾來過一次,他們清掃了一下衛生,給徐長青送來的一些食物就離開了。

    在進入深夜后,房舍的外門重新被人敲響,徐長青沒有起身,直接用神念感知了過去,并且在確認來人身份后,以傳音之法對其說道:“進來吧!門沒關,我在書房里。”

    屋外之人聽到徐長青的聲音后,微微皺了一下眉頭,跟著走了進來,直接來到了書房,在見到徐長青后,眉頭也皺得更緊了,同時沉聲質問道:“伯紀呢?他該不會是想要反悔吧?”

    來人正是伯紀的婚約債主紀明菽,她在處理完了手中的食物第一時間就趕來見伯紀,可不曾想竟然是徐長青這個陌生人接待她,而當初做出承諾的那人此刻卻不見人影,這讓她很是氣惱。

    徐長青沉聲道:“你難道不知道伯紀兄已經被云中七杰的幾位成員帶走了嗎?”

    “云中七杰?他怎么和云中七杰的人扯上關系的?”聽到徐長青的話,紀明菽一臉的茫然疑惑,她知道在不久前就有幾名在禮天宮上界很有名的云中七杰成員入住雍州天宮總府內,這件事當時在雍州府城及其周邊地帶還引起了不小的影響,不少人都在猜測這幾人忽然來到下界九州到底為了什么事。紀明菽當時也很好奇這幾個人準備在雍州干什么,只是讓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伯紀竟然和這幾人扯上了關系,而且還是剛剛離開隱居之地,回到雍州府城,這讓她不由得懷疑云中七杰的這幾人是專門為了等待伯紀,而住在此地的。

    聽到紀明菽驚訝的疑問,徐長青也愣了一下,問道:“你不知道這件事嗎?”

    “我應該知道這件事嗎?”紀明菽沒好氣的反問了一句,然后又說明道:“我再此之前一直都在商戶總部里面處理商隊的事物,根本沒有和外面聯系,事情處理完了,我就立刻趕過來了,根本不知道這些事情。”

    紀明菽的解釋令到徐長青皺起了眉頭,他此前猜測紀明菽應該和雍州的反抗組織有關系,之前那個高大巨人在云中七杰成員居住之地搜尋線索的行為也表明那個反抗組織一直在盯著云中七杰所做的事情,所以他也順理成章的認為紀明菽應該知道伯紀的事情。可現在紀明菽的表現卻讓他感到有些意外,因為他感覺到紀明菽的茫然疑惑并不是裝樣子,而是真的不知道伯紀的事情,甚至都不知道云中七杰的成員準備在雍州府城干什么。

    想到這里,徐長青不由得懷疑這個深藏在雍州暗處的反抗禮天宮組織或許內部并不像他之前認為的那樣抱成一團,而是也分幾個派系,并且各個派系都沒有聯系,各自為政。

    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徐長青在紀明菽的注視下,施展圓光術,用法力幻化出一團光芒,將之前見到的那名身懷形意三式氣血之力的高大巨人投影在了光團之中,同時問道:“你可見過這個人?”

    幾乎就在徐長青開口詢問的同時,他已經知道了答案,紀明菽驚訝的表情就像是無聲的回答,跟著便聽到紀明菽急聲問道:“你在哪里見過他?在這里嗎?雍州府城里?”

    “看來你認識他。”徐長青散去了法術光影,說道:“就在白天,云中七杰的那些人和伯紀兄走了以后,這個人出現在云中七杰成員的房間里面找東西。”

    紀明菽聽了徐長青的描述,沉默了下來,臉色也變得異常嚴肅,似乎這人給她帶來不小的壓力,只是她并沒有打算將這人的身份告訴給徐長青。

    過了一會,徐長青翻動書頁的聲音,將紀明菽從沉思中喚醒,她才意識到這里不是合適她思考的地方,而且現在這件事也不是她能夠處理的,所以她站起身來就準備轉身離開。

    “紀明菽小姐,請等一等!”徐長青這時叫住了已經走到門口的紀明菽,隨后將伯紀交給他的那封信,朝紀明菽遞了過去,道:“這是白天伯紀兄和那幾人離開時,特地交給我,讓我轉交給你的,雖然我不知道里面的內容是什么,但我猜想信里面應該有你想要的東西。”

    紀明菽連忙接過信件,就準備拆開看,但拆到了一半有意識到了徐長青的存在,手上的動作立刻停了下來,然后略顯尷尬的朝徐長青道了聲謝,便將拆到一半的信件放入懷中,轉身離開了書房。r( 九流閑人 http://www.lbxnmd.tw/2/2712/ 移動版閱讀m.xiangcun88.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艺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