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家與禮物

作者:匂宮出夢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哥哥,你怎么還不回來啊?再不回來就要被讀者罵死了!”

    芙蘭呆在自己的臥室里,一邊在心中暗暗抱怨自己的哥哥,一邊小心斟酌詞句,慢慢地給那些向哥哥提意見或者問好的讀者們寫回信。

    阿德萊德女士在郊外散心了幾天之后,就按原計劃回到宮廷了,而陪伴著她出來散心的少女們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家。在她離開家的這幾天里,那些信件比原本積壓得更多了,使得她要花更多心思來回信,這幾天她除了去上學之外,一直都在忙著這件事。

    不過,在少女心中,這點事不算什么,真正讓她煩擾的只有那一件事。

    夏洛特,可惡的夏洛特。

    筆突然不由自主地滑動了起來,在白色的信紙上劃出了一條難看的曲線,芙蘭連忙將這頁紙扔進了廢紙簍,然后拿起一頁信紙重新寫起回信來。

    不知道為什么,一想到這個名字,她心中就忍不住翻涌出一股不舒服的感覺,尤其是自從得知哥哥在博旺男爵一家面前自稱是夏洛特的情人之后,芙蘭心中就積聚著極度的不滿和怨氣,簡直就要達到憎惡的地步了。

    然而,這種不滿和對兄長的擔心比起來,卻還是差了一大截的。

    算了,如果哥哥回來的話,我就原諒他。

    少女在心中跟自己說了一句話,然后繼續在信紙上動筆。

    ………………

    等到芙蘭寫完所有回信的時候,她的手已經有些酸痛了。她抬起頭來看看窗外。都已經是傍晚時分,就快到吃晚餐的時間了。

    她將這些回信都裝在小盒子里面,然后站起身來拿起盒子。準備將它交給仆人,讓仆人幫忙送去給附近的郵局。

    然而,芙蘭打開門之后,卻呆立在門口,直直地盯著面前的青年人。盒子跌落在地,信件散落一地,然而她毫無所覺。

    “芙蘭。最近有沒有聽爺爺的話?”

    還是那熟悉的笑容,還是那低沉的聲音。

    幻聽了嗎?是在做夢嗎?眼睛模糊了嗎?

    看著芙蘭驚訝到一動不動的樣子,夏爾忍不住笑了出來。他伸出手來,輕輕撫摸了一下妹妹的頭。

    “怎么,認不出自己的哥哥啦?”

    這個觸感是不會錯的,就是自己的哥哥。

    “芙蘭。怎么了?”看到妹妹還是一動不動的樣子。夏爾有些慌了手腳,“這幾天出什么事了嗎?喂……別哭啊!我沒事!”

    “你怎么現在才回來?!”芙蘭將頭埋入到夏爾的胸前,一邊小聲責問,由于眼中流出了眼淚,她的問話有些哽咽。

    夏爾最近在家里附近小心觀察過幾回,是確定沒有任何異常之后才跑回來看看的,即使如此,他也沒打算久待。只是回來看一下而已。沒想到妹妹居然這么大反應,倒是出乎他的預料。也讓他十分感動——看來平素真的沒有白疼妹妹啊……

    “我只是最近有些事情要忙而已……”夏爾微笑著拍了拍妹妹的背以示安撫,“芙蘭,別擔心,我沒事。”

    好一會兒之后,芙蘭才止住了哭泣,頭也離開了夏爾的胸前。

    夏爾帶著妹妹走進了她的臥室,然后小心把門關上了,接著他和芙蘭都坐到了芙蘭的床上。夏爾雖然心里覺得有心尷尬,但是他還是很好地掩飾住了,他神情嚴肅地問芙蘭。

    “最近家里有沒有出現什么奇怪的事?或者你們有沒有看見周圍有什么奇怪的人出現?”

    似乎是感受到了哥哥的鄭重,芙蘭皺著眉頭思索了很久,不過最后還是搖了搖頭。

    “沒有,前兩天我和同學們出去陪阿德萊德女士散心了,不過仆人沒說有什么人來。而且,周圍好像和以前沒有什么兩樣……”

    “前幾天你出去散心了?”夏爾感到有些奇怪。

    “你走之前我跟你說過的啊,阿德萊德女士打算去郊外的城堡里面散心,邀請我們幾個人去陪侍,還讓我們給她畫畫呢!”

    “哦,這樣子啊,那還真不錯。”夏爾隨口應了一句。

    他心里此刻則在思索著另外一件事——難道那位博旺男爵真的沒有、也不打算告發自己?那還真是件大好事啊。

    “哥哥……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芙蘭突然開口了。

    “嗯,什么事?”

    “蘿拉,你還記得嗎?那位德-博旺男爵的女兒。女士這次出游,她也和我一起去陪侍了……”

    夏爾花了幾秒鐘才回憶起了那天在畫展上碰到的女孩子,長得還行。

    等等,博旺男爵的女兒?

    “她怎么了?”夏爾連忙問了一句。

    “她找過我說過話,提到了你。”芙蘭低下頭來看著自己的手,“她說她父親不小心跟你起了一點兒誤會,還說叫你放心,他們家一定不會放在心上。哥哥,我聽她說你在她家里打了人?為什么?你怎么能做這種事呢?”

    少女的口吻里帶著一絲責備,不過這種責備里面卻帶有莫大的關切。

    太好了!

    夏爾完全沒有管妹妹的責備,而是將注意力放在了“叫你放心,他們家一定不會放在心上。”這句話上。

    “那是個笨蛋,活該挨打。她還跟你說了些什么嗎?”

    “她還說,她父親現在并不對他之前的冒犯感到不滿,而且他很有興趣再和你見上一面消除這種誤會……”

    “這樣嗎?”夏爾輕輕點了點頭,看上去沒有任何異常,其實此刻她的心中已經充滿了欣喜,太好了!

    他心中為自己這次回家而感到暗自慶幸,看來這趟家回得太值了。

    “我知道了。你回頭跟那個……嗯,蘿拉……說一聲吧,告訴她我已經接到了這個消息。并且對博旺男爵的提議很感興趣,哪天有時間我可以再和他見上一面——不過地方肯定不能再是他家了……芙蘭,這很重要,幫哥哥轉告一聲。”

    芙蘭靜靜地聽著哥哥的囑咐,雖然她不明白哥哥所說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仍舊好好地把哥哥的這些話都記在了心里,一字不漏。

    “好的。我會跟她說的。”她鄭重地點了點頭。

    “好孩子!”夏爾又抹了抹妹妹的頭,“就交給你了!”

    這時,夏爾想起了自己回家的另一個目的。

    他從懷中抽出了那把從卡里昂先生那里半搶半買奪到的扇子。然后故意用夸張的炫耀語氣沖自己的妹妹笑著說,“芙蘭,看看哥哥給你帶來了什么?”

    說完,他還有意朝妹妹晃了晃這把扇子。

    “呀!”

    果然如夏爾所料。妹妹一看到這把扇子。眼睛就似乎被勾住了。

    “這是……這是給我的嗎?!”

    “沒錯,現在是你的了!”夏爾豪氣地說了一句,然后直接將扇子遞給了芙蘭。

    芙蘭小心地接過了扇子,然后把扇子拿到手上,輕輕撫摸著柔滑而又帶有黑亮光澤的扇骨,接著一點一點地打開了扇面,看到了上面的風景畫。

    “真漂亮啊!太漂亮了!”少女忍不住感嘆了一句。

    接著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略有些責備地看著哥哥。“這是古董吧?為什么要買這么貴的東西啊?”

    “你喜歡就好了。”,夏爾笑著回答。“放心吧,這個是仿冒的,不是古董,值不了多少錢的,只是一件小禮物而已,這是哥哥給你的禮物。”

    芙蘭仔細地看著扇面上的風景畫,沒有漏過一點細節。

    “就算不是古董,就憑這個做工還有上面的畫,也肯定很值錢了,你怎么能夠這么亂花錢呢……”

    “我說了,這是送給你的,你就好好留著,不要管那么多。”夏爾有些不耐煩了,直接打斷了妹妹的話。

    聽到他的“訓斥”后,芙蘭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哥哥,眼睛里突然閃過了一絲淚花。

    這就是我的哥哥,這就是那個會關心我照顧我,會送我去上最頂級的繪畫課,會想盡辦法給我找禮物的人。這就是我的哥哥……

    “芙蘭,你怎么了?”夏爾看見妹妹的表情有些奇怪,連忙追問。“啊,對不起,我剛才說的有些重,你別放在心上,我只是……”

    留著金色短發的青年正看著自己,表情既溫和而又不失莊重,眼中滿是關切,明明花了不少錢給自己買禮物,還在一個勁兒地向自己道歉。

    果然……果然……還是無法原諒呢。

    芙蘭伸出手來,死命掐住了哥哥的手,連指甲都陷了進去。

    “蘿拉告訴我,你寫信給她父親,自稱是夏洛特的戀人,這是真的嗎?!”

    “他連這個都告訴你了嗎?”夏爾驚呼了一聲,然后忍不住對那位銀行家大小姐暗怒了起來。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應付現在的狀況。

    指甲的刺入讓夏爾感覺十分疼痛,但是妹妹神情如此嚴肅,以至于他一時都沒有甩開,只是尷尬而又心虛地笑了笑。

    “這只是和他們開個玩笑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啊。”夏爾覺得沒有必要跟她詳細解釋當時這么做的緣由,因而直接以最簡便的方式回答了。

    至于夏洛特的“訂金”和“余款”,他肯定是不敢說出口的……

    “只是開玩笑而已嗎?”妹妹仍舊十分不相信的樣子。

    “絕對如此!”夏爾篤定地回答。

    看著妹妹仍舊將信將疑的樣子,夏爾決定轉移話題,他看到了門口那些散落一地的信件。

    “芙蘭,那是什么呢,你怎么有這么多信件,剛剛好像還要拿出去的樣子?”

    這下輪到妹妹窘迫了。

    顧不得追問夏爾,芙蘭飛快地跑到門口,然后蹲起身來一封封地拾起散落的信件。

    “那是我和同學們的信件,不關你的事,不要你幫忙來撿啊!別過來……別過來!”(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花與劍與法蘭西 http://www.lbxnmd.tw/2/2872/ 移動版閱讀m.xiangcun88.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艺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