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八十章 威脅與狂怒

作者:匂宮出夢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寒風在街巷間呼嘯,天空已經在飄落點點白雪,慢慢降臨的夜幕讓整個世界都帶上了一層陰沉的色彩。…

    在這座陰森破敗的小教堂當中,蘿拉惱怒地看著芙蘭,呼吸變得有些異常的急促。

    在昏暗的光線當中,這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姐的影子在地上不住搖動,猶如正在擇人而噬的妖魔一般。她的臉上再也看不見往日的艷麗,反而看上去只剩下了無盡的憤怒。

    高懸于墻壁上的十字架中,圣子憂傷地看著他的子民,仿佛是在哀嘆人間為何永世得不到自己的救贖。

    然而,在場的兩位小姐,沒有一個人在意到他。她們只是在互相對視著,誰也不愿意顯示出半點退縮。

    在幾個月前,就是在這座破敗的小教堂里,她們作出了殺死蘿拉的哥哥莫里斯-德-博旺先生的最后的決定,宣判了這位銀行家繼承人的死刑。

    而到了幾個月之后,她們之間再也沒有了當時的那種虛偽的友誼,彼此之間只剩下了毫不掩飾堤防與憎惡。

    然而,即使是同樣擁有才智、決斷和無視道義的勇氣,她們之間現在仍舊是有高下之分的。

    “特雷維爾小姐,您不要太過于得意忘形了了!”蘿拉-德-博旺小姐情緒激動而且滿懷憎恨地看著面前的少女,她的臉色因為激動而出現了罕見的潮紅,再也不復往日的冷漠。

    “您真的以為,您可以任意支使我了嗎?!”

    她的語氣十分強硬,帶著一種絕對不容忽視的冷意。雖然蘿拉清楚地知道。自己有一個莫大的把柄攥在了面前這個已經毫無顧忌的少女手中,但是她更加清楚。此時絕對不能對她示弱,否則自己只會更加受制于人。

    然而。令她心中失望的是,她的斥責并沒有對面這位特雷維爾小姐有半分觸動,她的臉平靜而又冷漠,連一絲的遲疑和害怕都沒有。

    這位如今在社交界聲名鵲起的名門小姐,今天仍舊漂亮得讓人贊嘆。她的面孔柔潤而又白皙,溫和而又不失俏皮,碧藍的眼睛貌似好奇、卻又不失靈動地注視著對方,好像一個孩子一般天真爛漫。她的頭上戴著一頂精致的帽子,藍寶石耳環藏在散于兩肩的金色頭發當中若隱若現。散發出柔和的光澤。

    這種美麗,讓蘿拉都忍不住有些心折。

    而且,蘿拉深深地知道,她所擁有的絕不只是美麗的外表而已,在曼妙的身材之下,躍動著一顆無所顧忌而又冷酷狡詐的心——正如蘿拉自己一樣。

    我倒是忘了,她是那種嚇不住的硬茬啊。

    一想到這里,她心里不禁暗暗后悔了起來,畢竟現在她沒有和這位小姐談崩的半點理由。

    就在這時。一直在注視著她的芙蘭終于微微動容了。她的嘴角微微扯動,露出了一個笑容。

    這個笑容充滿了少女的嫵媚與明麗,卻讓深知其底細的蘿拉心里發寒。

    “德-博旺小姐,難道以我們之間的友誼。我想要和您見見面也是非分之舉嗎?您這樣可就太讓人失望了。”

    “我倒不知道您原來如此珍視我們之間的友誼,真是讓人開心。”蘿拉努力壓抑住了自己心中的厭惡和不安,冷冷地回答。“不過,不是您之前自己也說過的嗎?為了避免發生什么意外。以后我們還是少見面為好……”

    “少見面可不是等于說不見面,不是嗎?”芙蘭的臉上仍舊微笑著。“我可沒有那么大的本事,不經過當面而告訴您我接下來的打算。”

    雖然她的語氣不乏尊敬,但是蘿拉仍舊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告訴我接下來的打算!’

    這么理所當然的話,真是將我當成了可以隨意支使的手下了嗎?呸!

    蘿拉心里一陣大怒,但是心里只能強行抑制了下來。

    “嚯?打算?到底是什么打算呢?我倒是想聽聽呢。”她毫無熱情地回答,顯然口不對心。

    “德-博旺小姐,您難道忘了我和您的約定了嗎?”眼見對方這么興趣缺缺的樣子,芙蘭輕輕地挑了挑眉頭,好像有些不悅,“這樣可不好,我出了那么大力,好不容易才讓您得到您想要的一切,難道您竟然會遺忘我的忠誠嗎?”

    這種飽含威脅的暗示,讓蘿拉不得不暗自咬牙切齒。

    “說吧,您想叫我做什么!”她知道,自己再也不想和這個人多呆片刻了,不然肯定會忍不住要發狂。

    “哦,別這么著急,我想要您做的只是很簡單的一件事而已。”芙蘭不慌不忙地看著蘿拉,“我想,遵照我們的約定,您償付我的忠誠的時機已經到來了。”

    雖然她的語氣十分平淡,但是蘿拉仍舊不禁心中一凜。

    在協助自己殺死哥哥的時候,這個人就曾經提出了一個半年的期限,現在已經過去了幾個月,差不多也該到時間了。

    只是……該死的!都已經得到了夢想中的一切了,我才不想陪著這種人做什么見鬼的夢呢!她在心里破口大罵。

    “您到底想做什么?”

    “恐怕您知道的吧?我的哥哥,就要結婚了,而且婚禮很快就將舉行。”芙蘭對她的問題避而不答,反而突然提到了另外一件事。

    “是啊,我當然知道了。”蘿拉輕輕點了點頭,然后饒有興致地看著芙蘭,想要從她臉上找出痛苦的痕跡,“事實上我父親將是婚禮的重要嘉賓呢,我們將會出席婚禮,然后祝福他們,見證他和那位特雷維爾小姐幸福一刻的來臨……”

    讓她失望更有些敬佩的是,芙蘭仍舊保持著平靜,沒有顯露出任何的異常來。

    “沒錯。正如您所說的那樣,就是如此。”

    即使最近以來。她早已經習慣了各種打擊來折磨自己的心,但是在心底里她仍舊對這個消息感到黯然神傷。但是。從骨子里帶著的傲氣,令她以絕大的自制力,讓自己在蘿拉的面前沒有顯露出半點軟弱來。

    雖然她之前巧妙地誘使夏洛特發現了哥哥在外偷情的事實,并且如她所愿夏洛特也大發雷霆,離開了哥哥,但是她很快就發現了,她的兄長并沒有因為這種小小的挫折而放棄同夏洛特結婚的打算,反而想盡辦法想要哄得夏洛特回心轉意。

    在怒火中燒之余,她卻暗地里發現了一個機會。一個也許稱不上機會但是如今也只能一試的機會。

    “所以,您之前跟我說的時機已經來臨了。”強行將各種心緒壓在心底之后,芙蘭低聲說。

    “什么意思?”蘿拉疑惑地問。

    “為了討取……討取那個人的歡心,我的哥哥花了一大筆錢,”芙蘭幾乎咬著牙說,“準確來說,他幾乎花掉了他所有能夠動用的錢去一個見鬼的鄉間大肆購買地產。那么……接下來的事情不用我多說了吧。”

    確實不用她多說了,蘿拉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位特雷維爾先生既然花了這樣一筆大錢,那么資金肯定陷入到了枯竭當中。如果這個時候被一直和他牽涉很深的德-博旺一族勒緊資金的韁繩的話,那么肯定會陷入到一種十分窘迫的境地里。

    “您是說要我家同他終止合作,然后從他手里收回融資?”蘿拉反問。

    “您明白了就好。”芙蘭點了點頭,“我估算過了。只要您這樣做,那么我的哥哥幾乎肯定就會動彈不得,這么大的資金。他一下也沒法去找別人幫忙籌集……”

    “然后您就打算眼睜睜看著他一籌莫展,事業陷入失敗?”蘿拉再問。

    “不。當然不會了,怎么可能!”芙蘭奇怪地看了蘿拉一眼。“只要您做到了這一點,接下來不就是我出來的時候了嗎?您就像當時承諾的那樣,勒住了我哥哥的脖子,而那時候……我再出來向您求情,用我的友誼來感動您,讓您退后一步……到時候,不正是我拯救了他,而有資格提出任何要求了嗎?”

    原來是這樣……蘿拉心里恍然大悟。

    一想到這里,她忍不住眨了眨眼,再度瞟了芙蘭一眼。

    好家伙,為了一己之私,為了這種無法宣諸于口的欲念,居然敢于這么處心積慮!

    明明長得這么漂亮,又出身名門,偏偏卻抱有這么邪惡的欲念……上帝的安排真是讓人迷惑不解。

    太令人厭惡了,不,太令人欣賞了!如果不是因為抓住了自己的把柄,恐怕自己都會忍不住同她交個好朋友吧!

    只可惜,現在是不可能了。

    “哼……您是想叫我惹起一切仇恨,而自己卻來扮演救世主?”蘿拉嘲諷地笑了起來,“結果人人感激您做了好事,就把憎惡都投到我的身上……?這還真是明智的做法啊,特雷維爾小姐……”

    “雖然有些委屈您,但是我會感激您,并且會想辦法報答您的。”芙蘭臉上仍舊擺出了微笑,猶如沒有聽出她語氣中的嘲諷似的,“再說了,難道您這么多年來,還沒有習慣被人厭惡嗎?再多一點也無妨。”

    蘿拉緊緊地握住了拳頭。

    很好,很好。

    然而……自己能給她的,只能是一個否決的回答。

    “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不過……我想,您的想法是難以實現的,因為我的父親不會同意這么做。”蘿拉冷淡地回答。“而我不能違背我父親行事。”

    她心里十分清楚,她的父親是怎么也不可能同意這種安排的——姑且不提他本來就十分欣賞那位先生這件事本身,哪怕單從經營策略上來說,父親就不喜歡這樣得罪當權派。

    如果父親不同意,她是沒有資格作出這么重大的決定的。

    “不,您必須這么做。”芙蘭毫不讓步,“這是我的要求,您必須這么做!”

    “嗯?!”蘿拉睜大了眼睛。

    “我不管您有什么難處。總之您必須辦到這件事,否則后果您自己清楚!”芙蘭毫無顧忌地看著蘿拉。再也沒有了任何偽裝的親切,“事到如今您應該清楚。您已經沒有后退的余地了!”

    “您是在威脅我嗎?”蘿拉惱恨地喊了出來,“您好大的膽子!”

    “沒錯,如果您覺得這是威脅的話,那么……我就是在威脅您!”芙蘭毫不退讓,“我再給您半個月的期限,不管您怎么做,是說服父親也好還是瞞著父親也好,總之您一定要做到這一點,不然的話。我想您知道我會怎么做。”

    “凡事要有限度,特雷維爾小姐!”心急之下,蘿拉再也顧不得儀態了,大聲朝芙蘭喊叫著,“您真的以為可以對我為所欲為了嗎?”

    “哈哈哈哈,限度?事到如今您跟我談限度?一個殺死了自己的親哥哥的兇手!”芙蘭看著怒氣勃發的蘿拉,突然忍不住失笑了起來,“社會就是人凌駕于人的頭上,只要超脫于凡俗之輩就可以為所欲為。只要能夠達到目的,任何手段都是正確的……這不是你們教給我的道理嗎?如今您卻跟我說什么限度……哈哈哈哈,德-博旺小姐,恕我無理。原來您還是脫不了那點泥土氣呀……”

    “你這個婊子……”

    蘿拉怒瞪著芙蘭,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她這輩子,最恨的就是因為出身而被人鄙視。尤其是被那些自恃為名門高第的小姐們鄙視。她在當年的畫室生涯當中,用狂妄的態度和毫不留情的手段在這些人當中建立的聲望。哪怕是瑪蒂爾達,也不得不將自己作為對手而正面應對……她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可以告別這種鄙視了。

    然而。今天她再度受到了這種足以令她發狂的攻擊——而更加令她怒不可遏的是,在這種攻擊面前,她居然無法還擊。

    憤怒、恐懼、懊悔交織在一起,讓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全身都不禁顫抖了起來。

    她顫顫巍巍地抬起了雙手,準備向芙蘭走過去,親手終結這個膽敢對自己不敬的混賬。

    隨著她的動作,影子在地上搖晃,猶如張牙舞爪的惡魔,要將世間的一切都吞噬干凈。

    婊子,去死吧!

    “您可別沖動呀,小姐!”正當蘿拉準備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除掉這個惡魔的時候,對方悠然自得的聲音在她耳畔突然響了起來。

    她微微定下了神來,然后以那種可怕的視線盯著芙蘭。

    “德-博旺小姐,我十分理解您的想法……嗯,處于您此刻的立場來看,殺死我恐怕是最能夠一勞永逸解除后患的方法了吧……”雖然說的是這么可怕的事情,但是芙蘭的表情仍舊十分平靜,猶如是在說他人的生死似的,“但是,我還是要提醒您一句,堅決果斷是好事,但是如果有欠考慮的話,那就是魯莽盲動了啊……”

    蘿拉仍舊冷冷地看著她,沒有回答,只是身體的顫動卻漸漸平息了。

    “姑且不說您到底能不能殺死我,就算您真的能夠辦到……”芙蘭輕靈地往后退了一步,小心地和蘿拉保持著一個能夠保證安全的距離,“難道您真的以為,我會傻到不做任何準備,就這樣跑到您面前任您宰割?哼,為了避免您做下傻事,我就告訴您吧,這次我不是獨身一個人跑過來的!您要是敢有什么別的舉動,今天我死了,明天死的就是您!”

    芙蘭的話,讓蘿拉重新陷入到了冷靜當中。

    她說的沒有錯,現在直接在這里殺死她并不是明智之舉,畢竟之前沒有來得及做多少準備。

    這種恥辱,已經轉化成了難以言喻的憎恨,銘刻在了她的心中,

    暫且答應下來,再找個辦法擺脫她。

    一定要擺脫……不管用什么方法,否則以后只會一直被她要挾,不得脫身。

    片刻間。她下定了決心。

    “再見。”

    芙蘭轉身就走,再也不想看她一眼。(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花與劍與法蘭西 http://www.lbxnmd.tw/2/2872/ 移動版閱讀m.xiangcun88.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艺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