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十二章 陛下與蠟

作者:匂宮出夢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正當兄妹兩個還在交談的時候,特雷維爾公爵的子孫們的爭吵仍舊激烈地進行著。~,

    “你是鐵了心要和我們反目了嗎?”因為被夏洛特的話觸動了怒氣,菲利普也不再壓抑自己,大聲沖自己的妹妹質問,“爸爸那么寵愛你,從小你要什么他就給什么……結果你就是這樣來回報我們的?你還說我們無能……你把父親,把我們當成什么了?!”

    “你們不是無能,如果是無能也就算了,你們是明明有能力,卻因為追求安逸和享樂,結果自己傷透了爺爺的心,難道我說錯了什么嗎?”夏洛特絲毫不讓步,瞪著自己的哥哥,“別用親情來壓我,如果我真的不認你們的話,我就不會自己跑過來跟你們說這些了!”

    “怎么,還要威脅我們嗎?”菲利普上前了一步。

    “威脅?隨你怎么想吧!”夏洛特將視線從他的臉上別了開去,看到了自己的父親,“爸爸,你別沉默了,告訴我你們到底打算怎么樣?如果你們非要反目的話,那也不能怪我!”

    被夏洛特這么逼視,中年人的臉色不禁變得更加難看了。

    夏洛特對他這么不客氣,當然是有理由的。

    雖然剛才鬧得更兇的是哥哥菲利普,但是父親的曖昧態度,實際上是更加給他壯了膽。

    如果他真的反感兒子的做法的話,他就不應該保持沉默,而是應該喝止住兒子的行動。然而他沒有做,只是個人維持沉默而已這實際上是一種默許態度。如果菲利普真的做得好的話,他會默不作聲地收取好處。以當然繼承人的身份繼承父親的一切;如果菲利普失敗了,他也可以置身事外。不和女兒女婿鬧翻。

    哼,拿著兒子當槍使,虧你做得出來!夏洛特在心里冷哼。

    菲利普指責父親太軟弱,夏洛特心里也深以為然。

    只想著躲在后面,靠兒子去沖鋒陷陣然后自己坐收好處,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

    夏洛特現在十分生氣,她雖然對父兄持有異議并不感到意外,但是她絕沒有想到,在爺爺剛剛咽了氣還沒幾十分鐘。他們就忘掉了自己發下的誓言,打算推翻爺爺的遺囑。爺爺在她心目中十分重要,于是她把父兄的這種表現,當成了忘恩負義的背叛。

    在激烈的爭吵當中,親情也逐漸被遺忘,只剩下了不滿和經久不散的怨氣,許許多多的家庭,就是在這樣的爭吵當中走向反目和解體的。

    總算她現在還維持著最后的理智,所以還沒有和他們談崩。

    “夏洛特。別這樣,別吼爸爸好嗎?”新任公爵不太自在地嘆了口氣。“有什么話,好好跟爸爸說吧……別這樣。”

    中年人略帶哀求的話,讓夏洛特心里頓時有些不忍。爸爸畢竟寵愛了她那么多年啊。

    “爸爸……我也不想這樣的。您看菲利普都鬧成什么樣的了,難道……難道您不肯約束一下他嗎?”

    “好了,你們都別吵架了。都聽爸爸說吧。”中年人勉強打起了精神,將酒杯扔到了一邊。“看著自己的孩子吵成這樣,還有誰能比我更傷心呢?你們……你們都是我的孩子。為什么要吵架呢?”

    “爸爸,誰也不想吵的,可是我們都被逼到了這個份上了,難道還能坐等末日降臨嗎?”菲利普還是不服,“只要夏洛特還是這種態度,我是沒辦法的。”

    “我是什么態度?請你仔細說明一下?”夏洛特又是一怒。

    “好了好了都別說了,聽我來說!”眼見兒女又要吵起來,中年人連忙伸出手來制止。然后,他略帶責備地瞪了兒子一眼,“菲利普,你是有不對,你爺爺才剛剛過世你就鬧事,這豈不是……這豈不是讓人看了笑話?”

    還沒有等兒子回話,他又定了定神,看向了女兒,“夏洛特,雖說他是有不對,你也別太生氣啊,畢竟碰上這種事誰也很難完全心平氣和……菲利普有些難以接受很正常,你稍微諒解下他吧……”

    菲利普只是態度有些不對而已?

    這種和稀泥的處理方式當中,夏洛特發現了父親隱約的偏向。

    “我也覺得他鬧起來很正常……”夏洛特冷笑了起來,輕輕地搖晃了一下手中的遺囑,“那么您看這應該怎么處理呢?要不要為了讓哥哥開心,干脆按哥哥說的做,把它毀掉算了?”

    “說什么呢,傻孩子!爺爺的遺囑怎么能被這樣處理!”中年人臉上閃過了一絲尷尬,“我們當然還是要聽的。不過……不過,你也看到了,如果就這么處理的話,恐怕……恐怕菲利普也難以接受。”

    接著,他滿懷感嘆地打量著夏洛特,“夏洛特,好孩子,其實我覺得你沒有必要把你哥哥逼得那么緊啊……我知道從小你們關系就不太好,但是……但是他總歸是你的哥哥吧?”

    “我沒有逼迫過他,這一切都是遵循爺爺的意志而已!”夏洛特先是表明了自己的正義立場,然后稍微放軟了語氣,“再說了,你們都是我的親人,我怎么會恨他呢?小時候的事情我早就忘光了。”

    夏洛特的表態,讓父子兩個對視了一眼。

    “那你打算怎么辦呢?”父親的臉上有了些希冀。

    “爺爺在遺囑里面說過要給你們收益,但是他們沒有規定具體的數目。”夏洛特平靜地回答,“所以,我會盡我的努力寬限你們,每年產生的收益,大部分我會分給你們兩個,我想維持你們的生活應該夠了。”

    “你的意思是,拿走我原本就應該得到的財產,然后將每年產生的收益分一份給我。然后還叫我來感謝你?”因為出價大大不符合自己的預期,所以菲利普忍不住出言嘲諷了。

    “這是爺爺的意志。難道有什么不對嗎?”夏洛特反問,“那你打算怎么樣?撕毀遺囑嗎?”

    “你別以為你有了遺囑就能怎么樣了!休想靠這個來阻止我!你沒有資格!”菲利普大聲回敬。

    “那什么才有資格阻止你呢?”當這句話傳到耳中的時候。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看向了門口。

    “夏爾……”中年人失聲驚呼。

    “你們吵得也太厲害了,連門都不關!”夏爾小聲抱怨了一句,然后帶著自己的妹妹走進了房間,順手關上了門,“我在走廊上都能聽個清清楚楚,天曉得過陣子外面該怎么說你們啊!”

    三個人頓時都滿臉尷尬。

    沒錯,私下里吵歸吵,可沒人希望背地里成為別人的笑柄。

    “夏爾。你來得正好!”夏洛特正想跟丈夫說說現在的事情時,突然停住了口。

    因為,她發現芙蘭滿懷嘲諷幸災樂禍地打量著她,仿佛是在說‘你倒是有一群好家人啊,這下丟了丑吧!’

    要你管!夏洛特也惡狠狠地回瞪了她一眼。

    不過,現在是辦正事的時候,不能跟她置氣,到時候再收拾她。

    “怎么現在才來?”

    “我剛才在陪爺爺,好不容易才等他睡著。他可傷心透了,”夏爾搖了搖頭,“哎,要是他知道你們在自己哥哥剛死了沒多久就吵翻了天。那該多傷心啊!”

    中年人和菲利普臉上的尷尬愈發濃厚了。

    “夏爾,這事我也有責任,是我沒有管好菲利普。”中年人嘆了口氣,“你放心吧。遺囑我們是會遵從的。”

    “這樣勉強壓著你們遵從也沒有多大的意義。”夏爾又搖了搖頭,“如果我拿了財產結果卻讓你們憤憤不平。那樣的話對我又有什么意義呢?我們畢竟是一家人啊……”

    “夏爾……”夏洛特感覺有些不對,連忙抓住了他的手。

    而菲利普則滿面喜色。

    “你……你的意思是這個遺囑需要修改嗎?”就連他的岳父也滿懷懷疑地反問了。

    “不,遺囑就是遺囑,我們必須遵從,怎么能夠修改呢?!”夏爾抓緊了妻子的手,示意自己不會出賣她。“相反,我會幫助夏洛特,毫不打折扣地將遺囑執行下去,實現老人的遺愿,這一點我和夏洛特一樣,是絕不可能讓步的。”

    “夏爾!”夏洛特再喊了一聲,然后滿意地笑了出來,靠他靠得更緊了。

    “那你……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這取決于你們到底有多不滿,公爵閣下。”夏爾稍稍朝對方躬了躬身,“如果您樂意聽從我和夏洛特的意見,那么我們一切都好談,但是您非要和我們來斗爭的話,好吧,我和夏洛特都是脾氣很硬的人,誰想和我們斗,我們就會斗到底。”

    “哦!當然了,我們不想斗,都是一家人啊,怎么能傷了感情呢!”公爵連忙擺了擺手,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兒子,“是吧,菲利普?”

    “當然了,爸爸。”猶豫了片刻之后,菲利普也點了點頭,“夏爾,你就告訴我吧,你們打算怎么處置?”

    他害怕他的這個堂弟,知道他雖然表面上十分謙遜溫和,但是實際上比自己要狠得多,所以態度也軟化了不少,打算靜聽他到底想怎么辦,如果實在難以接受這個安排再發作。

    “首先,我要明確一點,我和夏洛特本來就是遺囑的執行者,所以我們沒有必要也沒有義務對你們讓步,現在只是在講人情而已。”夏爾慢條斯理地說,先擺明了自己的立場,“所以,你欠下的那些賭債和其他債務,我們不可能無條件幫你還了,只能借錢給你,利息可以免,本金以后你必須還,而且要給我留下借據,寫明還債的日期,當然時間我可以寬限到幾年后……”

    “什么?賭債?”父女兩個都是大吃了一驚。

    “好啊,難怪你這么上躥下跳,原來是因為這個!”夏洛特喊了出來,“爸爸每年給你那么多錢揮霍。你居然還能夠欠下大筆債務……你真是個敗家子!”

    “你……你居然暗地里調查我!”菲利普臉上頓時失去了血色,“你們……你們這么處心積慮嗎?”

    “處心積慮?不……我干嘛要處心積慮對付你呢?”夏爾搖了搖頭。“這消息是別人主動告訴我的,我認識很多人。而且有很多人想要討好我,所以他們將一些消息告訴給了我而已。如果這不是事實,你可以否認。”

    ‘我認識很多人,而且有很多人想要討好我,’,這種含而不露的威脅,讓菲利普更加動搖了,況且,夏爾所說的確實是事實。這讓他的立場一下子變得薄弱了許多。

    “好吧,我是欠了一些錢,不過現在誰不是這樣呢?有什么大不了的!”他終究不敢矢口否認,所以避重就輕了,“況且,欠債是欠債,繼承是繼承,這是兩回事!”

    “沒錯,這確實是兩回事。不過你想不想讓我們幫你還掉債務呢?”夏爾還是不動聲色,微笑地打量著自己的堂兄,“還是說大家先拖著,誰也拿不到錢。等著債主找上你的門來再說?”

    菲利普頓時語塞了。

    因為夏爾的積威所以剛才他態度上好了不少,但是這下他難以忍受下去了。

    但是正當他打算說些什么的時候,他的父親打斷了他。

    “好吧。這個就要感謝你了,夏爾。不過你不能白幫他還債。利息還是要收的,一家人也得把賬算清楚!”

    “爸爸!”菲利普一急。但是父親卻完全沒有搭理他,顯然對他的荒唐已經惱怒無比了。

    “利息就算了,這沒什么意思。”夏爾還是堅持了自己的意見,“另外,剛才菲利普說得對,債務歸債務,公爵所說的那筆債,就歸你們還了吧。”

    “嗯?”中年人有些疑惑,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剛才我聽您父親說,波旁王家在您這里寄存了大量的財產,既然我們已經答應了要還債,那么就應該履行承諾。我和夏洛特會盡快籌足資金,把這筆債務抵消掉。然后,你先管理這筆財富,選擇一個適當的時機把它歸還給波旁王家。”

    公爵終于恍然大悟了。

    夏爾的意思是,這筆債款將會轉移到他們的手上,然后他們可以利用還款的間隙拿去生財,要是能夠拖個好幾年,他們肯定是能夠靠著這筆錢賺足大筆的收益,拖得越久越好。

    甚至還可以……還可以直接吞掉,反正看樣子波旁王家是回不來了,他們還能拿自己怎么樣呢?

    “這筆錢必須還!”夏洛特仿佛看出了父親的心思似的,直接喊了出來,“您只能拿著去生息,過幾年、最多過幾年我們就得還了錢,這是爺爺的承諾,你必須遵守。難道幾年時間還不夠你攢下錢了嗎?”

    中年人皺了皺眉頭,從女兒的表情來看,她是認真的。

    爸爸和女兒這是圖什么呢?不過是個廢王而已,有什么值得留戀的,真是莫名其妙。

    “好吧,我答應你們,我會還的。”嘆了口氣之后,他又咕噥了一句。“真沒想到,最大的拿破侖分子的家里,倒是有個好王黨!”

    這句嘲諷讓夏洛特的臉微微一紅,她反而瞪了夏爾一眼,讓夏爾尷尬地笑了笑。

    “好吧,既然您答應這個條件,那么我們會盡快籌足款項給到您的。”夏爾繼續說了下去,“在還款給波旁王家之前,這筆錢所產生的收益歸您自己支配,您也可以選擇給任何人,這是您的權利。怎么樣,您到底答應不答應?”

    “還有別的什么條件嗎?”公爵滿懷希冀地問。

    “沒有什么條件了。”夏爾搖了搖頭,“我認為在彌合裂痕上,我們已經夠努力了,在人情上我們已經做到足了,如果您想要要求更多的話,我們也很為難。”

    “那些田產的收益,在我死后能不能轉給菲利普?”公爵還是不太死心地問。

    “不,不行!”還沒有等夏爾說,夏洛特就斷然拒絕了。“爺爺說過的條件我們一定要遵從,決不能打什么折扣,不然這還有什么意義!”

    如果菲利普剛才不是這么激烈。稍微恭順一點的話,夏洛特可能還會考慮下。但是現在,她絕不可能再對哥哥網開一面了。

    “看來我沒有什么不答應的余裕了啊……”公爵又嘆了口氣。

    “如果您一定要跟我們作對的話。那么……有時候我們也別無選擇。”夏爾暗含嘲諷地回答,“當然,這對我們一點好處都沒有,所以我個人是不希望發生的。”

    聽著他若有深意的回答,他的岳父禁不住苦笑了出來,“行了吧,在親戚面前還要講這么多的套話,我真是服了你!跟外交部的那些人學傻了嗎,凈說些套話?!”

    笑了片刻之后。他嘆了口氣,“好吧,好吧,就按你說的辦吧!”

    對他來說,這樣的條件已經是可以了,畢竟父親給他留下了一筆固定的土地收益,現在又有了一大筆錢將會留到自己的手里,就算遺憾也能忍受了。

    “爸爸!爸爸!”眼看自己被出賣了,菲利普著急地喊了出來。“您不能這樣!”

    “我不能怎么樣?”中年人皺了皺眉頭,“我是新任的公爵,我作出的決定你有什么權力質疑?好了,我要關你的禁閉。你給我好好反省反省!你看看你,都荒唐成什么樣了?給了你那么多錢你都要揮霍一空,還在私底下欠了債!”

    當聽到他要關兒子禁閉的時候。夏爾和夏洛特就明白,他是真心打算要履行約定。所以不準備讓自己的兒子鬧事了。

    “爸爸,謝謝您!”夏洛特松了一口。滿懷感激地看著父親,“您終究還是為家族著想的!”

    如果父親真的要頑抗到底的話,雖然她不怕,但是恐怕也會傷透心吧,現在的這種結果,對她來說是最理想不過的了。

    “哎,我們做父母的個個愛孩子,可是孩子們眼里卻只有自己的家!”公爵只是嘆了口氣。

    “來人啊?!”接著,他準備叫仆人過來,把菲利普給先抓起來禁閉一下。

    說實話他也不是很生兒子的氣,對貴族來說,生活放蕩、負債累累又算得了什么呢?正常事而已。他只是怕兒子不肯履行約定跑去鬧事,所以先關在家里一下而已,等到一切都塵埃落定之后他就會放出來。

    “慢著。”

    正當菲利普滿面絕望的時候,夏爾突然伸手制止了仆人們。“我還有些話要說。”

    “你還想要干什么?”公爵有些奇怪,但還是揮手叫開了仆人們。

    “您也別光聲菲利普的氣,其實菲利普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夏爾嘆了口氣,好像有些傷感似的,“碰上這種事,誰又能夠心平氣和呢?況且他也確實有理由生氣。”

    “夏爾……?”這下就連夏洛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雖然遺囑上不能讓步,但是一些補償我認為是可以做的。”夏爾點了點頭,“我這里可以給菲利普一個機會,讓他滿足愿望的機會。”

    “什么?”菲利普心頭一跳。

    “我跟你們說一件事,你們現在不要外傳。”夏爾放低了聲音,“總統先生很快就要稱帝了,共和國就要完蛋了。”

    這個消息大家都知道,所以夏爾繼續解釋了下去,“作為帝國政策的一部分,他會轉而同教會合作,扶持天主教會。所以……所以過去一些年里面,有些受到了時勢沖擊的教會資產,他會考慮歸還給教會。但是……經過了這么多年的時光,很多東西已經面目全非了,所以就需要稽查……以便確定哪些需要歸還給教會,以及歸還多少。”

    教會和教產問題,從大革命開始一直都是法國極大的政治問題。

    在大革命爆發之后,共和政府就大力宣揚反教會思想,屠殺驅逐僧侶,并且沒收了大量教會土地和財富來充公,以便緩解政府財政危機;到了拿破侖帝國時代,皇帝又同教會合作,然后是波旁復辟時代,教會的資產被歸還了許多。但是七月王朝建立之后,因為是篡位者,所以他們跟教會沖突很大,第二共和國同樣如此。所以在最近二十年當中,教會的資產又蒙受到了巨大的損失。

    直到路易-波拿巴篡奪了政權,打算同伯父一樣從天主教會當中尋求正統性之后。天平又重新擺回來了……而這,照例又將成為一次財富的盛宴。

    “菲利普。如果你能夠同意的話,你可以成為稽查員之一。我可以讓你去幾個富裕的省份稽查,”夏爾說出了自己的打算。“我為總統服務了那么久,他是會肯給我這種便利的。”

    父子兩個對視了一眼。

    這確實是一個極大的誘惑啊!

    在稽查的時候,他有的是辦法可以將教會的資產放進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和其他人一樣借機大發橫財。

    “怎么樣?菲利普?”夏爾看著自己的堂兄,“聽不聽我的?”

    菲利普還在猶豫,但是他并不是反感,顯然只是在這個突如其來的好消息面前有些不知所措而已。

    “怎么?你不敢嗎?”夏爾頗為嘲諷地笑了起來,“六十年前。我們的祖父輩倉惶逃出了法國,他們什么都沒有,榮譽,金錢,爵位……統統都沒有了,一切都已經被葬送在了暴風當中!慘吧?確實很倒霉,可是他們沒有絕望,也沒有怨天尤人,他們反而咬牙忍受了一切痛苦。自己想辦法謀生,成為了極好的鞋匠,養活了自己也養活了家人!哼,現在。享盡了榮華富貴的你們,覺得鞋匠這個詞丟臉,我倒是覺得好聽極了!沒有他們兄弟當鞋匠。我們還能夠存在嗎?不,絕不可能!

    后來呢?他們出生入死。冒著戰場和政治的槍林彈雨,一步步地走了過去。挺了過去,忍了過去……直到得到了如今的一切!是啊,我們的祖父輩,曾經一無所有,他們經過了努力的奮斗,結果重新拾回了丟失的一切,甚至得到的比失去的還多……他們靠了什么?他們靠了自己的一雙手,還有無畏的勇氣!他們帶著這種勇氣闖了過去,所以……所以給我們留下了這些!”

    夏爾抬起手來,重重地揮了揮,展示了一下這座奢華的公爵府邸,“可是……可是如今,他們的孫子輩明明條件優越了幾萬倍,卻失去了這種勇氣?明明有機會擺在自己的面前,他們卻不敢走下去?呸……呸!那這樣的人怎么還配做他們的孫子,怎么還敢和他們共用一個姓氏?菲利普,你告訴我,你配嗎?你配嗎?”

    “夠了!該死的,你別說了!”被夏爾的言辭所打動的菲利普,大聲喊了起來,“我答應你!就這么辦!我會讓你知道的,其實特雷維爾家族不止你一個人有才能,別擺出這幅樣子了!”

    “那就好。”夏爾微笑了起來,“那么,我們去寫借據吧,我還是剛才的條件你只需要在幾年后還本金,不算利息。我相信只要你認真去做,還款對你來說絕不是個問題。”

    “當然了,當然了!該死的!”菲利普一邊咒罵,一邊從自己父親的書桌里面去翻找紙筆。

    他的堂弟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如果繼續硬頂下去,那大家就翻臉,看誰拼得過誰,而他是沒有信心在現在這種政治環境下拼贏自己的堂弟的。

    既然他已經給出了這些補償措施,那總比什么都得不到要好。

    只要我給自己搞出了一大筆家業,到時候又何必怕被夏洛特隨意支使?他暗自尋思。

    終于解決了啊……夏爾舒了口氣。

    雖然讓步比較多,但是這總比一家人四分五裂給人看了個大笑話要好。

    “夏爾……”正當他還在思索的時候,夏洛特喊了一聲。

    “嗯?”夏爾停下了思緒,然后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妻子。

    然后,他看到了夏洛特泛紅的臉龐,以及眼中些微的淚水。

    “謝謝你。”她突然摟緊了自己的丈夫,然后親了親的臉頰。

    是啊,如果沒有丈夫作為底氣的話,就算有遺囑又能怎么樣呢?

    “我們……我們一定不要辜負老人的期待,一定要將這個家族發揚光大,好嗎?”

    “好吧,我會幫助你的。”夏爾摟住了妻子,然后拍了拍她的背。

    ……………………………………

    夜已經深了,特雷維爾家族的爭執,終于以夏爾提出的條件而收場。

    仍然留在特雷維爾公爵府上的夏爾。看著樓下四處奔忙的仆人,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暫時無事可做。

    喪事已經按照之前的準備有條不紊地安排下去了。他只需要在預定的時間出席就好了,而夏洛特也被他以“懷孕的女人最好不要熬夜”給哄到睡了下去。

    不過。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公爵離世之后的風波已經給他帶來了不少感觸。

    哎,不管是怎樣的英雄人物,離世之后還是得在紛爭當中不得安寧啊!

    不知道我死的時候,會是怎么樣呢?也是會兒女爭執不休嗎?

    雖然這個念頭太不吉利,但是他仍舊禁不住去想。

    “先生……先生……您果然辦到了!”就在這時,他突然被人抱住了背。

    “喂!這么多人能看見的地方你干什么呢!”夏爾吃了一驚,轉過頭來呵斥妹妹。

    “看到了又怎么樣?”芙蘭滿不在乎,“誰能不準妹妹親近哥哥呢?”

    夏爾嘆了口氣。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拿她怎么辦。

    “您……您是一開始就打算這么做的嗎?”

    “有是有一些想法,不過大部分是見機行事而已。”夏爾搖了搖頭,“這就跟下棋一樣,要判斷形勢才能決定怎么走子。對了,你覺得我的安排怎么樣?”

    “好是好,不過您對菲利普不是太寬大了嗎?”芙蘭睜大了眼睛,“菲利普這個人我看不太像是那種會知恩圖報或者容易滿足的人,他今天迫于形勢答應了您的條件,但是我猜他以后可能還是會憤憤不平的……您得小心他。”

    “你還真是……”夏爾搖了搖頭。“他總歸是我的堂兄啊,我總不能就這樣奪走了他的一切,卻又什么都不給吧?這樣太不近人情了。”

    “您干嘛跟這種人講人情呢?”芙蘭還是對菲利普有些不滿。“瞧瞧他對您的態度!一點都不尊敬!就算是堂兄他也不該對您這樣,他以為他是誰呢!”

    “好了。別生氣了,我自己都沒當回事呢。”夏爾搖了搖頭,“法國恨我恨得咬牙切齒的人數都數不清。要是為這種事生氣我還有別的事可做嗎?有些時候我們只能對形勢妥協,以免壞了大局。說到底。我像個守財奴一樣把錢全摟在自己手里又有什么意義呢?”

    “可是……可是……”芙蘭還是有些不太高興。“您現在幫他撈了一大筆,他以后如果想要和您對壘的話不是更棘手了嗎?別說親情什么的。有些人可不像我們這么好說話,您說過的我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別人的善意上,這種東西太不牢靠了。”

    夏爾沉默地看著芙蘭,直到她以為自己說錯了什么的時候,他終于微微地笑了出來,“你說得對,其實我確實應該防著點,不過你真的以為我什么都不考慮嗎?”

    “啊?”芙蘭睜大了眼睛,“您……您是有安排的?”

    “對啊,”夏爾聳了聳肩,“不然的話,政府內外有那么多可以掙大錢的職位,我為什么要把這個特意送給他呢?他肯定會得罪教會的,那時候他就算想要對付我們,也沒辦法找人聲援他了。”

    芙蘭仔細的思索了起來。

    “難怪!”片刻之后,她終于明白了。

    稽查教會資產當然是肥差,但是確實也容易惹怒某些人,如果是行事有收斂的人還好,以菲利普-德-特雷維爾的性格,那肯定到了地方之后就會百般設法榨取錢財,一點都不會顧忌。

    教會一直是正統派的支持者,他得罪了之后,再加上扣住波旁王家的債款的事情,那肯定是要大大得罪人。既然已經無法走波拿巴家族的路線,那么同時再得罪了教會和波旁王家,無異于宣判了他在政治上的死刑。

    沒有政治勢力的幫助,就算夏爾失勢,他也休想翻案了,沒有人會幫他來說話。

    所以,只要他答應了夏爾的條件,那么一切就成為了定局。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芙蘭恍然大悟,“現在,既然他接上了您遞給他的東西,那么他已經落到了您的手中了,只要日后他恭順,那么可以繼續過富家生活,如果他對您不滿,還想要違背自己的誓言,謀求政治前途,那您隨時都能整垮他……對嗎?”

    “基本上就是這樣吧……”夏爾躊躇了一下,最后還是點了點頭,“不過我倒不希望這種事發生。我還是很缺手下的,他肯替我辦事的話,我不會虧待他。”

    “您……您太厲害了!哥哥!”芙蘭眼中蕩漾著激動與崇拜的光芒,就連臉都泛出了紅潮,“有些人啊,他們雄心勃勃,他們誰都不服,他們自以為自己是陛下,結果……他們卻被您燒灼,融化,擺布,揉捏……到頭來,他們發現自己不過是,而且僅僅是您手中的一塊蠟!”

    【法語里面陛下私re和蠟ire是同音的,此為雙關語。】

    聽到哥哥說這些安排的時候,她并不覺得過分,反倒有點像是,干大事時的躍躍欲試。

    可是夏爾卻沒有她這么高興。

    雖然我算不算什么好人,可是至少在這件事上,我并不是什么大反派,我才是占理的一方好不好!怎么搞得好像我成了巧取豪奪的大壞人了啊?他在心里感嘆。

    他細細地打量了一下妹妹。

    金色的頭發,碧藍的眼睛,白皙的面龐,一切都沒有變,宛如往昔。

    考慮到愈發高聳的胸前,甚至可以說更美了。

    然而,即使如此,那個天使畢竟已經不存在了,她已經長大了,擁有了自己的頭腦,自己的價值觀,甚至還有了自己的行動力。

    雖然十分遺憾,但是只能承認現實。

    “記住,一定要給我記住!我們不是博爾基亞家族,不到萬般無奈的時候,決不能對自己的家人動刀,明白了嗎?!”因為心里有些不安,他特意叮囑了妹妹,“不然的話,我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我會記住的,相信我吧!您的每一句話我都能記著。”芙蘭滿口答應了下來。

    然后,在一陣沉默當中,她突然猛地摟住了哥哥的腰,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吻了吻他的臉頰。

    “喂!!”夏爾反應過來之后掙脫了她的擁抱,而芙蘭則輕笑了一下,轉身就跑。

    “我休息一下去了!”(未完待續……)( 花與劍與法蘭西 http://www.lbxnmd.tw/2/2872/ 移動版閱讀m.xiangcun88.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艺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