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八十四章 回報

作者:匂宮出夢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夏爾并沒有虛言,在第二天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接見了應邀而來的俄國公使杜羅維耶夫伯爵。

    “德-特雷維爾先生,我謹代表自己以及沙皇陛下,向您致以深切的哀悼。”在夏爾裝飾得十分精致的書房當中,一見面,滿頭花白身材高大的俄國公使,就以十分嚴肅地表情向夏爾表示了哀悼,“特雷維爾公爵是一位十分具有才能的政治家,在數十年間一直都致力于我國與貴國的友好,他的離世對法國和歐洲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我將代表俄國出席他的葬禮。”

    “沙皇陛下的哀悼,我會轉達給我的堂伯父的,”夏爾頗為嚴肅地點了點頭,做了一個請坐的手勢,“我先替他感謝您和陛下。”

    雖然嘴上是在致謝,但是他深知在外交來往當中,祝賀和哀悼都是一錢不值的,但是卻可以作為一個話題的由頭。

    他今天將俄國公使邀請到自己的家中,可不僅僅是為了致哀而已。

    “大使先生,您能在忙碌之余撥冗前來我這兒,非常感謝。”等他坐下來之后,夏爾再度跟他致謝,“希望我并沒有打亂您的日程。”

    “我們可并不敢拒絕像您這樣的重要人物的邀請。”大師連忙回答,“您代表了法國,其接見具有重大的意義,我的日程表理應為您而變更。”

    “其實我一直都想和您見見,增進兩國之間的友好感情。”夏爾點了點頭,貌似十分誠懇地說。“只是……我國最近的政局變動有些大,所以一直都找不到時間來見見您。還請見諒。”

    政局變動?大使心里稍微動了一下。

    無非是想要試探俄國對路易-波拿巴稱帝的態度而已吧。

    自從路易-波拿巴發動革命,成為法蘭西共和國的獨裁者之后。他在不久的將來即將稱帝,這在歐洲各國的政壇當中完全不是秘密,而且各國經過了幾個月的外交協調,其實早已經做好了應對的共識那就是什么都不做。

    “雖然貴國的政局在不斷變動,但是這種友好關系我認為是可以流傳下來的。”大使不動聲色地回答,“歐洲是一個緊密的聯合體,它的和平和繁榮需要每個成員的共同努力,而貴國與我國這樣的大國的努力,尤其顯得重要。”

    只要法國守規矩。俄國就會將它看成是歐洲大家庭的一員,繼續對它維持和平他不動聲色地將這個立場轉達給了夏爾。

    接著,他們兩個繼續在外交禮儀允許的范圍內說了一堆套話,氣氛開始變得有些僵硬嚴肅。

    本來,即使兩個人都是慣說套話的外交官,交流也絕不至于如此沉悶的,但是現在兩個人的立場有些尷尬,所以只好撿一些不咸不淡的套話來說。

    敘舊?怎么敘呢?敘他爺爺跟著拿破侖皇帝在現在的這種情況下,這種黑歷史雙方都要想辦法回避。提也不能提。

    “先生,我得承認,雖然我本來就覺得您十分具有才華,但是您比我想象得還更要適應這個行當。”畢竟職責在身。在說了一會兒套話之后,伯爵終于忍不住開始試探了,“我原本以為您還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新的位置。但是真沒想到,您一上手就能夠極好地履行了自己的工作。我聽在英國的同僚們說。您的訪問在英國人當中普遍激起了好感,女王陛下對您十分欣賞。”

    “謝謝您的稱贊。不過我覺得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向您這樣的前輩學習。”夏爾貌似謙恭地笑了笑,“說實話,剛剛走進這個由辭令和勛章堆積起來的世界,我還真有些戰戰兢兢,生怕說錯一句話,就給歐洲的光明前途投下陰影。”

    “事實證明您做得相當不錯,比任何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都做得好,至少我可沒見過另外一個和您這樣能夠嫻熟掌握辭令的年輕人。”公使同樣也笑了起來,“另外,如果您喜歡勛章的話,沙皇陛下倒是不會吝嗇于給您幾枚。”

    “那當然很好了!誰不喜歡勛章呢!”夏爾笑得更加歡暢了,仿佛沒有聽出對方在暗諷自己借辭令來回避,結果言之無物一樣。

    “英國人不也應該給您發幾枚嗎?”因為夏爾一直不上套,處于下風位置的大使只好自己揭破了表面的偽裝,開始直指核心了。“哪怕是私人方式邀請您,他們不也一樣讓您肩負了重任?”

    “我想我不知道您是在指什么。”夏爾還是滿面笑容,繼續回避開了大使的問題。

    “先生,我理解您的謹慎,處于您所在的位置,您的一言一行都攸關于歐洲各國的利益和和平。”稍微受挫并沒有阻擋住大使的決心,他繼續試探了下去,“但是您比我想象的還要謹慎得多。其實您既然把我叫了過來,又有什么必要如此回避問題呢?”

    “先生,您還記得我們上一次見面嗎?”夏爾突然也露出了笑容。

    伯爵微微僵硬了一下,眉頭也皺了起來。

    他們上次見面,正是在薩托里的閱兵儀式上。

    正是在那次的閱兵儀式上,這個年輕人的爺爺被路易-波拿巴封為法國元帥。

    當時他嘲諷了這位元帥,結果和這個年輕人發生了一點小小的口角。沒想到,幾個月之后,他就成了法國外交部的重要負責人之一,而且還挾舊怨找上了門來。

    想必,他那時候的表現沒有給這個年輕人留下什么好印象吧,結果他懷恨在心了,今天借故來擠兌自己。

    哼!這個混小子,果然是一點氣量都沒有!

    在外交工作當中居然把舊日的一些小矛盾帶進來,以個人感情來影響國家大事,真是個毛頭小子一想到這里。他對這個年輕人不禁產生了一點輕視。

    “特雷維爾先生,我當然記得了。”大使帶著心中的不忿。以十分歉疚的表情看著夏爾,“很抱歉。當時我開了幾句玩笑,惹得您不高興了,希望您不要因此介懷,影響了兩國之間的關系。”

    對一位資深的外交官來說,道歉和致謝猶如家常便飯,別人要多少他就可以給出多少來,所以他也不吝嗇于給夏爾一些,反正只要能夠哄得他開心就好。

    “哦,不。我當然不會介意了!”夏爾笑著搖了搖頭,“如果我介意,我就不會將您叫過來了,請您相信,正是為了法俄關系的大局,我才會將您請過來,說一些我們只能私下里說的事情。”

    果然來了啊!大使心頭一跳,連忙擺出了自己最為嚴肅的樣子來。

    “是什么事情呢?我洗耳恭聽。”

    “您既然有自己的外交消息渠道,那么您想必知道。英國人借機會同我談了不少問題。”夏爾低聲說,“不過,想必您不太清楚我們具體談了哪些問題吧?”

    “雖然我不太清楚……但是我想,你們應該談了一些有關于我國的問題吧?否則您就不會把我給叫過來了。”雖然事前就得到了不少從英國和國內流過來的消息。但是大使裝作懵懵懂懂地問。

    哼,果然知道了啊。看著他這個樣子,夏爾在心里冷笑。

    他是算了時間才把邀請定在今天的。

    之前在英國的時候。他就指使人將消息泄露了一些給在英國的俄國使館,經過了這些時間。差不多消息已經從倫敦傳遞到了彼得堡,再變成了指令。從彼得堡轉向了巴黎。

    也就是說,在現在,這位伯爵已經明白了,是目前這種孤立而且危險的環境下,是他有求于德-特雷維爾,而不是德-特雷維爾有求于他。

    “沒錯,他們和我談過一些有關于貴國的問題。”夏爾點了點頭,表情變得十分嚴肅了,“雖然就一般而言,我們不應該泄露紳士之間的談話,但是有時候……因為事情太過重要,所以我只能作出痛苦的選擇……”

    大使沒有回答,只是眼巴巴地望著他。

    “雖然英國人說得十分隱晦,但是我可以感覺得出來,他們對貴國十分不滿。”沉默了片刻之后,夏爾據實以告,“他們一直在我面前說貴國的壞話,想要挑動我對貴國的敵視心理。”

    不出他所料,即使是事前有些心理準備,即使是老于世故的伯爵,聽到了這個消息的時候,也稍微僵硬了一下。

    “英國人就是這樣,他們喜歡看到大陸爭執不休,這樣他們好坐收漁利。”片刻之后,大使勉強地笑了起來。“只要我們彼此斗爭,他們才能夠躺在自己的金幣上面高枕無憂。不過,我相信您這樣的聰明人,是不會中了這種低劣手段的招而已。我國同法國一樣愛好和平。”

    “如果僅僅是語言挑撥那還算了……”夏爾搖了搖頭,“英國人比您想得還要更進一步,就我來看,他們孜孜以求的是要在近期就建立某種針對貴國的聯盟,以統一的協調立場來針對貴國。帕麥斯頓先生就一直在跟我說貴國的勢頭必須被遏制,如果有必要的話……需要某種強硬的方式來應對。”

    隨著夏爾的解釋,公使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了,但是他總算還是維持著表面的鎮定。

    在如今的世界上,如果由英國人牽頭,搞一個針對某國的聯盟,那么沒有任何人膽敢淡然視之這個國家在地球上所據有的分量,實在是高得驚人了。

    “我十分感激您將這一切告知給我們的善意。”在快速地恢復了全部的風度和鎮定之后,大使向夏爾點頭致意,“我會將您轉達的消息回稟給國內的,他們會以最為合適的方式來應對。”

    有意停頓了一下之后,他似乎又想在夏爾面前炫耀一下實力,嚇阻一下他,“另外,我尤其請您不要將英國人的挑撥當真英國人最為狡猾,他們從來都只考慮自己,如果貴國聽信了他們的教唆而與我們作對的話,恐怕任何時候都會面臨被他們背叛的風險再說了,我國實力雄厚,哪怕英國人真的按您說的做了,他們也壓不倒我們。”

    夏爾不置可否,只是微微笑著。

    “那么您……您是怎么看的呢?”伯爵感覺有些不太對勁,于是再度試探了。“您為什么要將他一這些告訴我呢?”

    “因為我和您一樣不滿于英國人的態度。”夏爾十分干脆地回答,“英國把自己當成了歐洲大陸的牧羊女,可是我們卻不想光做一只羊,法蘭西不也同樣可以做她的姐妹嗎?他們是不能任意支使我們的,我們不需要他們來告訴我們,什么對我們有利,法國對自己的利益有自己的判斷。”

    “是啊!您說得對!每個國家都有自行其是的權利,地球上不是只有不列顛上才有人。”雖然伯爵表面上還是十分平靜,但是一點點的憤憤不平還是被泄露了出來。

    然后,他又重新試探地看著夏爾,“那么,您能否告訴我,路易-波拿巴對英國人的這個提議抱持著什么態度呢?”

    “這個我就沒必要告訴您了,”夏爾聳了聳肩,“您不夠格知道。”

    “嗯?”夏爾突如其來打擊,讓伯爵愣了一下。

    “您既然是俄國公使,那您自然會明白,有些事情您是處理不了的。”夏爾略帶嘲諷地回答,“說實話,在有強悍的領導者的情況下,每一個公使,說穿了也只是提線木偶而已,我不會給公使多少自主權,那么顯然,和我一樣的人也不會給,所以我跟您說更多又有什么意義呢?我需要彼得堡來告訴我應該怎么做。”

    這種擺明了當面羞辱的話,讓伯爵頓時漲紅了臉。

    他巨大的身軀頓時抖動了一下,幾乎讓夏爾懷疑他可能要不顧禮儀直接動手了。

    “只要您肯給我傳話,把我想要說的那些東西轉達給沙皇,那么我就十分滿足了。這就是我的最大要求。”雖然他顯然已經十分惱怒了,但是夏爾卻并不當做一回事,仍舊笑瞇瞇地打量著他,“想來您也做不成更多的事,不是嗎?等彼得堡有指示的話,您再來跟我討教吧。那時候,我希望您能夠展示出對我們一家更尊重的態度。”

    伯爵的眉頭已經皺得鐵緊,然后騰得站了起來。

    當然,他并不是想要跟夏爾動手,只是話也不說拂袖而去了而已。

    “請慢走,先生。”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夏爾聳了聳肩。(未完待續……)( 花與劍與法蘭西 http://www.lbxnmd.tw/2/2872/ 移動版閱讀m.xiangcun88.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艺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