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九十與章 了結與祈求

作者:匂宮出夢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夏爾,不許這樣!”眼見丈夫叫囂要對昔日的同黨們執行強制措施,夏洛特連忙惶急地叫住了他,“別亂來啊!”

    “亂來?”夏爾反問。△¢,“有什么亂來嗎?”

    “當然了!就算現在不再來往了,他們當時也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夠一下子就對他們拔劍相向呢?!”夏洛特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不管怎么樣,必須好好談談,不能一言不合就動手。”

    “談?如果談不攏呢?”夏爾略微譏嘲地笑了起來,“他們既然已經著急了,那未必就會因為你幾句話就改變主意,如果談不攏話,難道你打算讓你的父親還錢給他們?好吧,如果你真要這么做,我也不反對……”

    “他們會同意的。”夏洛特緊皺著眉頭,低聲自語,“我會讓他們同意的。”

    這種看似平淡的語氣當中,似乎好像蘊含著什么。

    “總之,這件事你先不用插手,讓我一個人來辦就可以了。”停頓了片刻之后,夏洛特重新開了口,“我今天只是知會你一聲而已,你知道有這事就行,以后就算是爸爸來跟你求幫忙,這件事你也不許來幫他!”

    夏爾沒有想到妻子跟自己說這個事居然是為了這個目的,禁不住愣了一下。

    他本來還打算再說些什么的,但是看到她的態度那么堅決,所以也不好再說什么了。

    “好吧,既然你這么想的話,我聽你的。”夏爾聳了聳肩。“真希望你不要鬧出什么麻煩來。”

    “我不會的。”夏洛特的語氣也軟了下來。“事到如今,難道這個世上還有比我更同你休戚相關的人了嗎?”

    突如其來的剖白。夏爾張開了口。

    “是的,我也一樣。”片刻之后。他笑了笑,然后再度握住了夏洛特的手。“希望你一切順利。”

    …………………………

    到了傍晚時分,馬車來到了特雷維爾家族在郊外的莊園,然后一路不停地直接奔向了家族的墓地。

    說是家族墓地,其實墳墓也不多,歷史也不算很長。

    他的先祖父,先先代特雷維爾公爵已經上了斷頭臺,因為公爵兄弟兩個當時已經逃難出國了,所以并沒有能夠收斂尸骨。而特雷維爾家族早先的家族墳地也早已經和莊園一起,在大革命的風暴當中當中湮沒無存,現在的只是被重建的而已,先人的遺骨早已經消失了。

    一提起這個事,夏洛特自然是對暴民的殘忍恨得咬牙切齒,可是夏爾卻沒有什么感覺。

    這片墳地是在莊園深處,穿過郁郁青青的樹林,馬車停了下來。

    特雷維爾家族的成員們一個個地走了下來,然后他們同時圍到了運送公爵靈柩的那輛馬車旁邊。

    這輛馬車十分高大。車廂被漆成了黑色,看上去十分肅穆,又給人一種十分難受的壓抑感。

    在仆人拉開了車門之后,夏爾有些猶豫地看著自己的爺爺。

    “爺爺。您還是算了吧,讓別人來抬吧……”

    他的爺爺沒有回答他,只是走到了棺材邊。然后伸出了手。夏爾見狀,也只好跟著其他人一起抬起了棺材。然后抬到了那些墳墓的中間。

    老侯爵的步履有些紊亂,看上去已經老邁不堪。心里的悲傷更是溢于言表,但是卻堅持著抬起了自己哥哥的棺材,領在了前面。新任的特雷維爾公爵站在另外一邊,兩個人領先扶棺,而夏爾和菲利普、歐仁兄弟兩個,就和另外幾個人一起跟在后面扶棺,將公爵送上了最后一程。

    路并不長,他們沒有花上多少的時間,就將棺材抬到了早已經準備好的墓穴邊緣。

    然后他們圍在了墓穴邊,小心地將棺材一點一點的放了進去。

    當棺材落地的時候,發出了令人震顫的吱呀聲,這大概是一個人能在人間留下的最后回音了吧……

    旁邊有早已經準備好了的鮮花,大家都隨手將一朵朵鮮花給扔了進去,然后仆人們開始往墓穴填土。

    土一點點地填埋墓穴,慢慢地淹沒棺材,老侯爵和夏洛特都在墓穴邊不由自主地再次哭泣了起來,而公爵的兒子和孫子們也一邊哀容,顯然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夏爾雖然表面上還算鎮定,但是心里也同樣感慨萬千,特雷維爾家族沉重的一頁歷史,就這樣被翻了過去。

    從今往后,再也沒有人可以給他說出那么多的教益了,而這個家族的掌舵人,也落到了他這一代人的手中。

    我真的能夠不負他的期待,帶領這個家族走向新的輝煌嗎?他暗自問了自己。

    看著面前這一群家人,他發現自己完全無法給出否定的回答。

    必須能,因為他根本沒有“不能”的選擇。

    “愿您在天上保佑我們吧。”他抬起頭來看著,暗暗地說。

    因為心情實在是有些抑郁,他下意識地移開了視線,無意識地在這些墳墓面前掃視著。

    這些墳墓都被保護得十分好,顯然這里的仆人們一直在精心照料,不過因為特雷維爾家族成員不常來的關系,這些墳墓都顯得冷冷清清,已經十分老舊。

    只有一個墳墓,在墓碑的旁邊的不起眼的地方放上了幾朵花,而且看樣子還是挺新的樣子,看來是最近才被人來追思過……

    等等。

    等等!

    他驟然睜大了眼睛。

    依照他童年時代那些殘留的印象來看,那里不是……

    他小心地往那邊湊了過去,再仔細看了看,然后看到了那面墓碑。

    確實是母親的墳墓。

    是誰?是誰在最近祭拜過她?

    是艾格尼絲嗎?

    可是不對啊,他的姨媽艾格尼絲現在不是在英國追殺他的父親嗎?

    而且……艾格尼絲不是說過,那里已經被她挖開了。母親的遺骨已經被她帶走了啊?就連骨灰,也是他從自己舅舅那里通過交涉拿回來的。而且已經另行存放了,她有什么必要再過來呢?

    不過……難道還有別的人會過來祭拜她嗎?

    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整個人都因為驚訝而透出了些冷汗。

    他是一個十分強勢的人。最討厭事情超出自己的掌握,而有關于母親的那一段往事,更是他不愿意觸及、也不愿意為人所知的陰影,所以遇到這樣的情況,他又怎么可能靜得下來?

    怎么回事……難道發生什么意外了嗎?

    帶著心里的不安,他再度四處張望,只是這下心情已經從憂郁變成了慌張。

    會不會是我嚇了自己而已,這只是一場誤會帶來的虛驚而已?

    盡管想要在心里安慰自己,但是他卻怎么也無法安下心來。

    就在這時。在樹林的邊緣,他的余光觸目所及的地方,微微有白色的光線閃了一下。

    他下意識地四處張望了一下。

    很好,大家都在公爵的墓穴旁邊,沒人注意他。

    當他走到樹林邊的時候,他突然升騰而起的疑惑終于被解開了。

    穿著一件灰色裙子的艾格尼絲,正平靜地打量著他,看上去溫和而又淡然,那把傘也被持在了手中。被她的手無意識的搖動著。

    當發現艾格尼絲在這里的時候,夏爾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欣慰還是該害怕,只是呆呆地看著她。

    “怎么?才這么久沒見,又把我給忘啦?”艾格尼絲禁不住笑了出來。

    “不……我不是忘了您……只是。只是太意外了!”夏爾總算定了定神,“您……您怎么在這兒?”

    “我今天一直都在這里啊,只不過看到你們過來了所以躲起來了而已。不過。剛才看到你嚇成了那樣,我再躲起來不是太過分了嗎?所以就把你叫過來咯。”艾格尼絲微微笑著。然后抬起手來,用傘尖點了點他的腹部。不過看不出有任何攻擊性。“怎么?看你們這架勢,你家的那位公爵過世了?”

    “是的,就是這樣,他在幾天之前過世了,您是剛回法國沒多久吧?”夏爾點了點頭,然后下意識地往自己爺爺那里一看。“您……您上這兒干什么?”

    當時母親意外過世,爺爺雖然沒有參與,但是事后也包庇了自己的兒子,他會不會也被艾格尼絲視作了仇人呢?

    “放心吧,我今天來不想對誰不利,我也沒興趣再去揍一個糟老頭子。”仿佛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似的,艾格尼絲撇了撇嘴。“我今天來,只是為了見見姐姐,告訴她我已經幫她把事情辦完了而已……”

    “可是……可是媽媽不在這兒啊?”夏爾下意識地反問。

    “我當然知道她不在這兒了,可是我能知道她現在在哪兒嗎?!”一提起這個,艾格尼絲就好像有些生氣的樣子,用力用傘尖頂了一下他的肋部,刺得他直發疼,“你把姐姐的遺骨拿走了也不告訴我在哪兒,我不來這兒還能來哪兒?誰能想到你們今天要在這里給人送葬。”

    “抱歉。”夏爾的胸口有些發堵,但是最后還是嘶聲跟她道歉了。

    “沒什么可道歉的了,她是你媽媽,你自然比我更有權力來擁有她,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安葬她就可以了。”艾格尼絲倒不像是很生氣的樣子,只是轉頭看向了那個墓碑,“我現在也不需要再一直牽著她的手不放,是各自分開的時候了……”

    從她的言下,夏爾終于明白了一個多少有些殘酷的事實。

    “這么說……這么說來,您已經得償所愿,把……把埃德加給殺掉了?”

    “是的,殺掉了,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地殺掉了。我用了當年教你的那招,把劍斜向下壓,然后突然上挑刺進了他的喉管,讓他哀嚎了幾分鐘才死感覺是我這一生中最精妙的一擊了。”艾格尼絲十分干脆地點頭,然后挑戰式地打量著他,“怎么?如果你想給父親報仇的話,盡管來動手吧,我樂意奉陪哦……”

    “不,我沒有這個意思。”夏爾搖了搖頭。

    事實上他還有些如釋重負,因為一段黑歷史終于隨著艾格尼絲的那一劍塵封地下了。

    然后,他又有些好奇。“那您,那您復仇完了之后,感覺怎么樣?”

    “有些空虛,但是更多的是欣喜。”艾格尼絲吃吃地笑了起來,“太開心了!”

    你倒是開心了,爺爺……爺爺不知道現在該有多傷心啊……

    他剛剛死了兄弟、還沉浸在痛苦當中的他,真的能夠承受起這樣的打擊嗎?雖然他平常一提起父親就罵,但是那種溺愛和眷戀之情,是怎么也無法掩飾的。他現在就已經是勉強硬挺著了,現在如果貿然得知這個消息的話,恐怕還真會鬧出什么事來。

    “抱歉,艾格尼絲,您能夠答應我一個請求嗎?”夏爾低下了頭。

    “請求?”

    “您……您能不能在最近繼續匿跡?不要拋頭露面?不然我爺爺會知道的……”他祈求式地看著她,“我的爺爺……我的爺爺已經飽受打擊了,至少請給他一點……一點恢復的空域吧……”

    “他死不死,跟我有關系嗎?”艾格尼絲反問。(未完待續……)( 花與劍與法蘭西 http://www.lbxnmd.tw/2/2872/ 移動版閱讀m.xiangcun88.com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电子游艺室